ravewoods

Welcome!
这里是Ravewoods/咆哮木的树洞
除了一棵可以擅自离开土壤的树以外
还有几张不成样子的“根”绘
和几个特别“冻”人的段子
希望你能喜欢
Please enjoy your time.

【聊天记录2】

 

我就是心疼这个孩子,小小的,但却背负着那么大 那么大的压力

没有玩家的影响,这样的孩子谁会不喜欢呢?

【聊天记录1】还有四张在【聊天记录2】


 

最近重回了ut圈并且不断的在思考一些设定上的事情....

 


总结就是福厨的心碎历程,越想越心疼....


 


以上全都是我个人的思考和判断推理,如果有哪里觉得不对或者想要探讨的欢迎评论区留言


 


等之后忙完了会找个时间把这些整理一下,写篇文章

【PF】嘿,幽靈小姐。

水星蛇:

※大概可以算之前藍莓那篇的If支線?
※如果看不懂…就去看看前篇(SF注意)吧。
※傲嬌幽靈與懶散骷髏的故事hh
※雖然都是日久生情但都被我寫的很短hh
※煙槍好帥,想嫁。
※交單!  @傲丶娇の萝莉 
既然說了SF或PF,但乾脆來個開放結局讓他們修羅場一下吧。


Papyrus不得不承認,他對那幽靈的第一印象確實不怎麼好。
聲音冷傲而淡漠,卻又帶著某種刻意的強硬,反而因此顯得格外脆弱,稍稍多點執著就可以打破心防的經典類型。
但他沒打算這麼做,對一把懶骨頭而言,有一個天真爛漫的弟弟就已經夠他操心了,他可不想再多一個傲嬌得順毛,他只想確認她對Sans不會造成任何危害——而那小幽靈也作了承諾,那麼他也就無意再干涉她了。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擺著一朵回音花還有一個長凳的地方一直是他的秘密基地——即便他沒有刻意隱藏的意思。
可是,Papyrus感覺到有另外一個存在在這裡,但他什麼也沒有看見,乾脆也就假裝他什麼都不知道。
張口讓混濁的氣息飄散,他看著散開的煙霧將腦袋放空,身邊卻傳來一陣悶悶的埋怨。
「臭死了,煙鬼。不要在這裡抽煙。」
把煙叼好,Papyrus斜眼看向聲音來源——什麼都沒有,於是他涼涼的答覆:「神出鬼沒的幽靈小姐不喜歡的話,可以選擇離開的。」
「懂規矩的紳士應當體諒女性,並遵守先來後到的準則。再者說到神出鬼沒,我還真不如你特。」
對於走捷徑的行為被看到他一點也不驚慌,Papyrus閒散的忽略到對方話裡「我比你想的還要更了解你」的挑釁意味懶懶地答腔:「我可不是什麼紳士,我只是把煙骨頭。」
她似乎輕笑了一聲,他沒聽清,可再開口時語氣卻是淡了敵意:「伶牙俐齒。」
「彼此彼此。」他滿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
後來他們就沉默的相處了一個下午,直到他沒有打招呼的離開為止。
即使她沒有再開口,但Papyrus不知怎地就是知道,那位幽靈小姐就靜靜地坐在原處,強硬霸道的佔有了他的個人小空間。


這樣的日子不知道持續了多久,Papyrus可不像自己正能量滿滿的兄弟一樣充滿話題可以分享,往往他就和幽靈小姐靜靜地呆著,偶爾他先開口,又偶爾她先,總是互懟數句就沒了下文,最後直到他離開也不會互打招呼。
隨後他見識了幽靈小姐以無比笨拙的方式疏離了他的兄弟。
在看見Sans被推倒的時候他差點出手,可是橘色瞳孔裡倒映出的模糊輪廓讓他愣在原處,總是平平淡淡的幽靈小姐將近是歇斯底里的朝Sans在怒吼,以憤怒堆砌的悲傷高高架起,讓他看不清她的模樣。
於是在確認Sans之後他就前往了老地方,意料之內的是她果然在這,意料之外的是她模糊的輪廓尚未消散,她就坐在回音花前,藍紫色條紋衫包裹著嬌小的身軀把她顯得格外脆弱。
「唷,哪家的幽靈小姐在哭呢。」
「你才在哭呢。」她低頭蹭了蹭,褐色的碎發隨著她的動作晃了晃:「以後你那蠢兄弟不會再來找我了,現在你可以滾了吧。」
他失笑,她作為侵入者反而又顯得如此理直氣壯,晃了晃頭顱,Papyrus取下煙吐出一口氣,反正她知道了他全程圍觀的事,那他也就沒有打算在這件事上多費唇舌:「Welp,妳哭了也沒有關係的,Big Papyrus就在這,不會嘲笑妳。」
她沒有再答覆,他也沒有再開口,煙霧繚繞在他們四周圍,幽靈的輪廓再次變回透明,Papyrus尋思著Sans大概又再找他了,這才站起身。
他隨意的抖了抖身上的煙灰,覷了眼估計她所在的位置:「那我走啦。」
沒有回答,Papyrus對自己聳了聳肩嘲笑自己的心血來潮,剛轉身就聽見一聲悶悶的咒罵。
「快滾吧。」
他怔了怔,隨後輕笑了聲。


「Sans。」
「嗯?」
「……,」煙在嘴裡危險的晃了晃,Papyrus沉默了好幾秒之後才再次開口:「我要去Grillby's吃晚餐,別準備我的。」
「PAPS!你不能這樣——」
把兄弟的嘮叨拋在腦袋,Papyrus垂首撓了撓腦袋,朝自己笑了笑。
你之前提的幽靈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子——怎麼會突然想知道這種東西呢自己。


是新的時間線主宰。
友善的對新來的人類完成惡作劇之後他心想,透過煙霧掩藏起對於這種存在的憤怒還有厭惡,他側身示意人類躲在一旁的燈後頭。
當Papyrus看見Sans愣住的表情的時候,他就突然意識到,那位消失已久的幽靈小姐大概就在新來的人類後頭。
難怪總有股熟悉的視線呢嗯?


這小鬼大概是要打破他對「時間線主宰」的不良印象。
好心情的看著她由於自己的笑話而故作生氣的鼓起雙頰,Papyrus好心的把手邊的派遞上。
想起了在Sans房門外聽見的、他們剛剛約會時聊得內容,Papyrus不禁稍微冷下了笑容。
戀愛,感情啊。
「Papyrus、Papyrus!」
「…嗯?抱歉,怎麼了,孩子?」
「Sans說他戀愛了!」年輕的人類孩子眼底寫滿八卦:「你有沒有什麼想法?」
輕笑了幾聲,Papyrus隨意的掃過那人類孩子四周的空間。
「Heh,這問題不該問我啊,孩子。」
他沒打算解釋他意味深長的話語,只是用帳單的數字逗弄了一下人類孩子之後就讓其離開了。
「…畢竟,我也很好奇當事人怎麼想的。」


幽靈小姐,或者說Frisk。
這應該算是他們真正的面對面吧?
仔細的打量著面前的面龐,Papyrus點了點頭:「嗯,看來還原的還挺不錯,還滿意嗎?幽靈小姐。」
「還可以。」明明臉上都藏不住欣喜,Frisk卻開始故作驕傲的答覆。
Papyrus輕笑,隨即想起Sans在聽Chara向大家說起她時停止了旋轉的五角星。
他突然想要問問她對Sans是怎麼想的,可是這個問題放在此刻實在是過於突兀,於是嘴裡的話到最後轉了個彎:「作為慶祝,不如我請客一頓如何?」
「…不會是『我請客你付錢』的套路吧?」


Papyrus不得不承認,他在無意中似乎對於Frisk太多關注。
總是倔強無比,故作疏遠,可是只要稍加逗弄就會氣的滿面通紅,感覺總是假裝不在乎,但是卻又不經意間透露出笨拙的溫柔。
他本沒打算關注她,對一把懶骨頭而言,作為他弟弟的心儀對象那姑娘絕對是足夠好,他可不想讓Sans對於他除了抽煙還有懶散的問題外還有事念叨。
…本來應該是這樣。


可是在他阻止Sans把Frisk從他面前帶走的時候,他就知道有點失控了。
Sans以不滿的眼神看向他:「PAPS,我跟Frisk有些事得談。」
「談什麼?」Papyrus完全沒有要鬆手的打算,骨手底下人類的肌膚柔軟溫暖:「談…戀愛嗎?」
Sans因為被當場戳破而漲藍了臉,Frisk則是在無措中亦因這意想不到的話題而紅了臉:「閉嘴,老煙槍!」
Papyrus垂首看著近在咫尺的小姑娘笑了起來,叼在嘴裡的煙因此而輕顫,他在兄弟不滿的眼神中湊近了害羞的人類。
「不巧的是,我也想找她談談戀愛。」




※如果喜歡的話,這裡是我寫的東西的目錄!謝謝你喜歡!

家庭出游时的温馨拍照时间(半拟人私设)


 


最上是大表哥马索斯


右边是二表哥梅林


左边是杰瑞


 


佩克斯舅舅在画面外给他们拍照📸


 


细节挺多解释一下:


 


1.每个人周围都有原版的鼠设彩蛋出没,位置都是有思考过的(杰瑞鼠比了一个小爱心❤)


 


2.关于戒烟糖:最开始其实是画大表哥抽烟的但后来勾线时发现因为彼此距离太近烟灰可能会落到杰瑞头上,所以脑补了一下发现这个问题的杰瑞塞了一根戒烟糖给马索斯让他不要抽烟。


 


宠表弟的表哥当然是欣然接受啦XD


 


3.姿势:可以注意到马索斯是把梅林和杰瑞都抱在怀里,对杰瑞是整条手臂大大咧咧揽过来(意味保护)对梅林是一只手搭在肩膀上(意味信任)


 


4.相机是泰菲小可爱的,所以有可爱的图案在上面


 


使用工具:手机指绘软件Medibang

杰瑞家人的名称/姓名

我真的好想要看一家子的同人啊....但没有名字真的很难搜到


就想把动画里给出的杰瑞对表哥们和舅舅的称呼贴一下


大表哥:Muscles Mouse/马索斯/大力鼠(看到弹幕说威猛先生的我快笑岔气了)


二表哥:Haunted Mouse/有中译是“调皮鼠”但我个人感觉翻的不太好,但直译是闹鬼鼠也...。我自己想了一个,“诡秘鼠”(?)有更好的想法欢迎在评论告诉我

Edit:评论有人告诉我wiki上二表哥名字是Merlin/梅林(非常魔法师的名字)

Edit:评论又有人告诉我百度上他的名字是夏勒夫兹....

二表哥,真是一个神秘的男鼠啊()


舅舅:Uncle Pecos/佩克斯舅舅(也有称呼佩克舅舅的)


小侄子:Tuffy(Nibbles)/泰菲


大概就这些。有人产粮吗我真的好想看这神奇一家子的相处日常啊!!!

Edit: 我已经在画啦(什)

Edit: 画好啦,欢迎去我首页看

月圆之夜修女噩梦全通关 记录一下




感觉修女真的是我玩的最好的一个了




简单说一下大概技巧,关键点是拥有的牌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我在第一次噩梦通关时用了27张但最后一次只用了16张。尽量把初始给的牌全部遗忘掉,最大可能保留/购买会再次抽牌的牌,性价比高的牌以及对每次情况最适合的祝福/诅咒。每次的牌组最好维持在17到23左右。简单概括就是高效从简。

法力初始值最好保证在17以上,然后牌组中还有三四张法力牌。生命值这个一般60以上然后牌组里最好有两三张回复生命的咒术牌。行动力不太好加,但行动牌在战斗中可以成为致胜的关键,是非常有用的。所以最好在牌组里有可以加行动力的牌。

下面是各种类型牌的微细致讲解




推荐几个性价比较高的法力牌/咒术牌/行动牌,我个人靠这些通关了修女全噩梦:(不全,我知道还有好多我还没解锁x)


法力牌:灵感(+5法力和抽1张咒术牌)/虔诚(+5法力和加快祷告牌1回合)/移动施法(满级:+7法力和+2行动力)/法力膨胀(+5法力和重复一次咒术牌效果)

法力牌的这三个我一般是尽力全部拿到,针对每次拥有牌组的情况来决定必须拿到哪几张牌。如果行动牌较多的话必须想办法拿到移动施法,会非常有用的。如果祷告牌较多的话建议买虔诚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有不止一张。但我要说明,在后期的噩梦里面,我基本上很少拿祷告(可以看我的通关截图)基本上一两张就可以了

既然谈到祷告牌,也顺便说一下,推荐我主要用的:厄运缠身(五回合后40伤害)和天罚(选择一张攻击牌5回合后重复5次)

尤其是天罚真的很好用。众所周知修女就是靠吃法力的,如果天罚可以结合攻击牌中的痛苦打击(6伤害6法力),五回合后就+30法力30伤害,再结合法力牌的虔诚(5法力加快祷告一回合)和不断抽牌的行动牌,加快战斗速度并且法力也基本上不需要担心用完不够了

天罚结合其他攻击牌也很给力。血不厚的玩家可以考虑将天罚和神圣攻击(6伤害6生命)结合,回血就也不是问题了。再比如与刺伤(满级12伤害)结合等等。


祷告牌:再补充一下,到噩梦后期,开局给的两张攻击祈祷一定能忘就忘,能换掉或不要就换掉不要。因为是真的性价比很低,不值得留下。以及生命祈祷也尽量不要拿或留,单纯就是占空间和降低你能抽到自己真正想要用的牌的概率。愤怒祈祷和厄运祈祷....简单说就是,可以有,但没必要。是不错的牌并且有可能会发生奇效,但属于那种不能太指望的牌,充满未知性,不如用天罚+痛苦打击加法力丰富自己来得靠谱。

 

攻击牌:我所用的攻击牌到后期就变得非常简单。首先必定会把所有初始的攻击牌全部遗忘或变牌,因为攻击力太低了真的不值得留。

一两张就行不能再多。一般我就痛苦打击和神圣攻击中选一张或者两者保留。但个人认为只要你血够厚(100+左右)那么只留痛苦打击就可以了。另外刺伤的高攻击也非常不错,改天我去试试用刺伤打通修女最高难度,然后把感想写在这里

 

行动牌:法术塑盾(消耗的法力转化为护甲)/恶魔天平(+8法力或抽两张牌)/卡片速递(抽牌直到存牌上限)/预言(从牌组里选一张牌)/突发奇想(从三张票选一张洗入牌组)/冥想(抽两张牌将两张牌洗入牌组)

行动牌里面我个人非常喜欢用法术塑盾和预言,主要是因为在咒术牌很多的情况下,有的咒术牌会需要很大的法力才能使用,这样法术塑盾会给你加很多护甲。预言可以自己从牌组里选一张牌我个人觉得是很好用的

恶魔天平和卡片速递也很不错,恶魔天平可以让你有多个选择,紧急加法力还是抽牌继续。卡片速递留到最后只剩它一张时打可以再开始自己的不断回合。

突发奇想会经常带来惊喜,由于每个职业会用到的牌固定就几个,哪怕有的牌没钱买突发奇想有可能会给你整出来,不过要说一下,突发奇想最好在回合开始后就使用。然后冥想是不需要废行动力又能马上抽牌的好帮手,但如果你的牌很少的话不建议使用,耗行动力和拉低抽到其他牌的概率,不太适合少牌的战略


咒术牌:忏悔(满级4底刺)/魔术怀表(抽两张牌和10%额外一回合)/窥视未来(抽一张牌和加快祷告一回合)/净化之光(满级15生命超出部分转为底刺伤害)/祝福(15点生命超出部分转为护甲)/收缩(使敌方失去一半的生命)/神圣庇护(免疫任何伤害)

忏悔和魔术怀表是必须要有的,并且这两个越多越好。净化之光和祝福最好都有,一个额外加护甲一个额外底刺伤害。


(我个人基本上就是靠行动牌和法力牌无限“我的回合”然后用咒术牌暴打对面x)




以上,我以后大概还会再补充完善。也欢迎评论里面补充和纠正。


抬杠的就请不要来了,我不是什么专业写游戏攻略的,只是出于想帮助有需要的人的想法,写一点个人的感想和看法。

平常这么凶牙是不是也很尖(摸)




 




 




 




只是为了满足虎牙妄想的摸鱼


 







三个人的定期聚会

 

 

 

 

 

 

 

总是会从怀念某人和探讨⭐️的话题演变成吐槽某世界警察可以有多烦

 

 

 

 

 

 

 

 

 

 

 

靠还是被屏了(迷幻)

我看看什么时候试试链接

出游同行的另外三人


 


瓷: (⊙_⊙)?


 


日: (╯°Д°)╯!?


 


韩: ヽ(#`Д´)ノ!!!


 


 


 


我:好A,爱了爱了(什)